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东安文化
   
 
  东安文化
 
住在我对门的姐妹——忆大学同学刘畅
加入时间:2016-4-1 来源:徐小晶 访问量:1926
    最近有部电影叫做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,宣传片却让我想起了上大学时住在我对门的姐妹,我的大学同学刘畅。仔细算算大学毕业已经快5年了,刘畅离开我们也已经1年多了。
    刘畅和我同一个专业不同班,因为住得近,总一块儿去上课,女生之间的友谊通常都是从一块儿逛街、吃饭开始的,我和刘畅却不是。这位工科专业的女生从骨子里透着文艺气息,她会绣花,会弹古筝,闲暇时间还练毛笔字。周末,我刚从床上起来,刘畅已经游泳回来了;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减肥去学瑜伽,她又练上跆拳道了。刘畅休息时间还担任学院的礼仪队队员,去敬老院、孤儿院做义工。眼看着她在德智体美的大道上蹭蹭前进,我是拍马也赶不上了。赶不上还不说,每逢期末考试还得仰仗她共享专业课笔记,顺便给我补补《电工技术》,好在最后成绩总能低空掠过,勉强过关。在宿舍查出成绩后,我都快哭了,直嚷嚷着“要洗心革面,成为像畅姐一样的女生”,大家却泼我凉水说:“你一铁血真汉子快洗洗睡吧。”吵吵嚷嚷的大学四年很快就过去了,我们都开始到各处应聘。在陌生的城市,刘畅带着我挤公交,领我去超市再带我回来,指挥她男朋友帮我搬东西。现在回想起来,刘畅虽然年纪比我小,却处处都照顾我,我却什么都没为她做过。
    毕业之后,我留在了哈尔滨,她去了杭州。相隔两千多公里只能电话联系,刘畅还是继续为我操心。刚刚参加工作,朋友、亲人都不在身边,很多事情也都不顺利,负能量快爆表了,刘畅又成了我的心理顾问,解决各种水土不服、疑难问题。2013年夏天,有一次她因事返乡还专门来看我,带给我一罐雨前龙井。本来说要请她吃顿大餐的,可是她说就要吃麻辣烫,南方没有这个味道。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她。
    2013年7月20日,刘畅给我打电话,说要辞职回东北结婚了,我很替她高兴,并想着赶紧攒钱随礼,她在电话里还说最近腰痛,可能是收拾行李累着了,我当时也没在意。2013年8月10日,我接到大学同学的电话,说刘畅病了,检查结果很不好,现在还在杭州接受治疗。此后我就再也没能见到她,她从杭州的医院回来,又在牡丹江的医院接受治疗,治疗结果也不理想,大家组织过募捐,但是已经药石罔效了。曾经想过去探望她,但是想到一个一生都要活得漂亮、坚强的人是不能容忍别人看见她孱弱的样子的。我不知道刘畅在最后的日子里是怎样生活的,她一个人通往死地的时候是否也曾害怕,她生前开导过我很多次,我却没能给她安慰。
    2015年春节,她在和病魔搏斗了400多个日日夜夜之后离开了。都说回忆是有气味的,但我想起刘畅时,却是只有水汽,堵得我喘不上气来。也听说过一个迷信的说法,说人死之前要到生前去过的地方收脚步,不知道她是否来看过我。
    又到一年清明节了,希望她在那边一切都好。

 
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隐私政策  东安留言板
版权所有:中航工业哈尔滨东安发动机(集团)有限公司
黑ICP备07002972号
品牌网站建设:美景数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