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东安文化
   
 
  东安文化
 
守墓人
加入时间:2016-4-1 来源:赵悦 访问量:1831
    一片黄叶离开枝头,在空中打了个转儿,慢慢地跌滑到青石板上,又被扫帚一把扫到一边。
    一个单薄佝偻的身影慢慢打扫着青色的石板路,神情严肃而虔诚。
    他是这里的扫墓人,也是守墓人。
    放下扫帚,他拎着一个小酒壶,慢慢走在林立的石碑间,他一边抚摸着一座座石碑,一边轻轻唤着墓主的名字,似是与许久不见的好友们打着招呼,问一问生活近来可好。
    酒,在墓碑前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,他轻轻道着:“兄弟,再和我干一杯。”
    手,触到又一座石碑,他站定,抚着石碑,缓缓蹲下了身。
    这里,是他的班长。
    耳边似乎又响起了战场上的厮杀声,炮弹在不远处爆炸,灼热的气浪迎面扑来。有血滴在他的脸上,他抬起头,看到稀疏干枯的树枝上挂着不知是谁的残肢。他低下头,脚下的土壤汲着血,有他的亲人的、朋友的、战友的,也有敌人的。
    子弹呼啸而过,是谁骇然颤抖,又是谁无声倒下……他不知道,他只记得,光影在模糊中剧烈地晃动,急速地交替,耳边似是要冲破鼓膜的巨响。遥远的地方,好像有谁大声喊了他的名字。恍惚间,他看见班长走过来帮他紧了紧枪的背带,“这样省力些。”
    六子抓给他一把炒米,“小鬼可不能饿坏了。”
    大奎拍着他的肩,“还适应吗?以后就习惯了。”
    福顺递过一个小水壶,“来,喝口酒壮壮胆儿!”
    再醒来,他已经被转移到后方,有人告诉他,他的班,只剩他一个了。
    死守高地,他们以生命为代价,做到了。
    战争结束后,他去寻他们的尸骨,踏过血海,翻过尸山,从早到晚,从春到冬,他让自己从一头黑发,走到两鬓斑白。
    终于,在一个快要废弃的殡仪馆里,他找到了班长。他的班长,那个英勇无畏,为国捐躯的战士,就寄放在一个被寄放了很久也无人认领的小小的盒子里。
    他怔怔地望着眼前小小的盒子,干裂的嘴唇剧烈地抖动着,却如何也发不出声音。他颤抖着打开盒子,骨灰上静静躺着一封残破染血的家书,收信人正是他的班长。他,一个近60的男人,就那样跪在了地上,眼泪滂沱。在那兵荒马乱的日子里,他无数次注意到班长一字一句地品味它,用那双被枪支磨得粗糙的手细细地抚摸它。然而,信的那端,早已没了人。
    ……
    他又红了眼,手轻轻抚上冰冷的石碑。旁边是青松屹立,似是无声的告慰,又似是永恒的坚持。他拎起酒壶往回走,单薄佝偻的身影渐渐隐入那郁郁葱葱的松林。
    他是这里的扫墓人,也是守墓人。扫的,是兄弟们身后的净土,守的,是无数个高尚的灵魂。




 
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隐私政策  东安留言板
版权所有:中航工业哈尔滨东安发动机(集团)有限公司
黑ICP备07002972号
品牌网站建设:美景数码